簡易直覺的區分自動駕駛等級

自駕車英文有稱作Autonomous Car,也有稱作Driverless Car。兩者有些微差異,前者字面翻譯就是自駕車,而後者則是無人車。無人車一定是自駕,但自駕未必是無人。這裡的無人車是狹義的,也就是排除那些只能在有限場域或固定路線甚至預設軌道並依賴外部路邊感測器或經由遠端人工遙控駕駛緩慢行駛的自嗨無人車。看完本文您就會了解他們的差異。自駕車有六個等級,也就是Level 0到Level 5,嚴格說只有五個因為Level 0就是完全沒有任何輔助駕駛能力 (ADAS, 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 能力更遑論自駕能力 (Autonomous)。很多定義將它分為部分自動、有條件自動、高度自動等等都令人無所適從。下面是我研讀過美國某組織協會最簡單明確且容易區別的定義:

Level 1:這等級僅屬於輔助駕駛 (ADAS),像是自動跟車 (或稱主動巡航)、環境偵測自動剎車、車道偏移警示或自動變換車道、自動路邊停車、自動倒車入庫、防瞌睡等。駕駛在開啟此等級的自駕仍必須手握方向盤全神貫注監督並隨時介入車輛操控。其實個人覺得這個等級就已經很能夠減輕駕駛在車陣中的負擔,甚至提早避開危險等。
Level 2:此一等級為手可以離開方向盤 (hands off),駕駛在開啟此等級的自駕仍必須全神貫注隨時介入車輛操控。雖然特斯拉宣稱已有Level 2能力,但是我個人認為要宣稱就不能有失誤,類似矽谷一華人駕駛Model X撞擊101號公路中央分隔島的意外或一早期的致命車禍據報導為太陽光線太強導致2D相機判斷失準等諸多在Auto Pilot啟動下的意外,雖然特斯拉都宣稱當時系統都有警告駕駛手必須放在方向盤上,既然如此就不該貿然宣稱讓駕駛人容易混淆的Level 2自駕等級。
Level 3:此一等級為眼睛可以閉上 (eyes off),駕駛在開啟此等級的自駕雖然眼睛可以閉上稍事休息,但是仍必須處於清醒狀態,以便可以隨時經由車輛警示或身體其他感官察覺異狀立即介入車輛操控。
Level 4:此一等級駕駛可以處於放手閉眼小憇神遊狀態 (mind off),但在系統偵測到需要駕駛介入控制並發出警示訊號時能夠反應並立即介入車輛操控。經常在國內外媒體都有網友貼出特斯拉駕駛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駛中睡翻了的照片,換句話說,這些車主是把Level 1的車當作Level 4的車在開,足足超出了三個等級,就算有Level 2等級的自駕也超越了兩個等級。在使用電器上,當通過電流超過所能承受的最大電流時候,電路會被斷路器這樣的安全裝置切斷。我認為未來任何宣稱有自駕功能的車廠都有責任裝置類似人臉辨識能力以偵測自駕功能被低階高用的狀態以避免駕駛的誤用。特斯拉Model 3車內照後鏡上那顆目前沒有功能的相機也許就是要在未來軟體更新後新增防範這類的危險駕駛的功能。
Level 5:此一等級稱之為無人 (man off) ,也就是前面所稱的無人駕駛 (driverless)。所以無人駕駛車 (driverless car) 就是自駕車 (autonomous car) 的最高等級。未來的各家自駕車公司爭相推出的 robo-taxi 就必須屬於此一等級。

這陣子各國都被新冠肺炎 (COVID-19) 搞得七葷八素,整個經濟活動、行動自由、與個人隱私 (實名制) 在人類恐懼中幾乎處於暫停與強制規範狀態下,全球因之過世者人數迄今也已近40萬人。可是大家可能不知道人類自從有了汽車之後,其實一直面對一場更大的"戰爭",戰爭的對象是汽車,每年全世界因車禍死亡人數高達120萬人 (2018/4的統計資料),但是人們似乎除了無感也並沒有對汽車進行如COVID-19般極端激烈或套句Elon Musk的話,近乎法西斯的瘋狂限制手段 (這點我完全同意),其中原因令人玩味。難道我們對COVID-19的反應只是人們在媒體渲染下的集體恐慌嗎?

我樂見Level 5自駕車的到來並創造共享無人車的新型運輸經濟型態,擁有一台車將會是一種不必要且耗費財力與心力的作為。況且電腦再怎麼出錯都能比人類更忠實可靠並安全的執行程式碼所定義的動作,最後當然又會回到人工智慧在道德上的取捨。曾經讀到一篇文章提到一個有趣的問題,未來當自駕車偵測到一個狀況,如果當下選擇撞上行人則能保護車內乘客安全,但如果選擇避開行人則會危及車內乘客安全,照理說自駕車的演算法或人工智慧的訓練結果應該是要維護車內乘客安全為第一優先,不是嗎?如果你是設計它的工程師,你的選擇會是什麼?

發表者:李麥克

興趣廣泛,希望一天是48小時。自幼喜歡拆解家電零件安裝到其他可用的電器上面,興趣廣泛永遠有學習新知的渴望。一輩子都充滿對英文閱讀與各種工程科學 (STEM) 學習的渴望。 小時候閉起眼睛模擬雙手正在控制方向盤並加油或踩離合器換檔的快感成了我的免費虛擬電玩,年輕時迷上電視影集霹靂遊俠後 (仍熟悉的"老哥"稱呼?),更開始對汽車產生了各種幻想。有幸此生見證了電動車的崛起與可預見的自駕車的未來並親歷其中,即使是在人生的下半場。在讀了來自克羅埃西亞電動超跑Rimac C_Two的故事,後產生了取個李麥克筆名的靈感,既有自己的姓又與Rimac諧音同時又可將自己投射到霹靂遊俠中的主角。 自2012年特斯拉推出Model S後即開始累積電動車方面的學養。更於2018年在浸淫軟體工程領域二十餘年與後期的3D感測與自駕車應用新創公司數年後,因著對電動車的狂熱開始對特斯拉(Tesla)是如何成功的好奇而"誤入歧途"一頭栽進對電動車的研究。於是在同年前往英國攻讀英國第一屆電動車工程碩士學程並於次年取得人生繼台灣與美國碩士學位後的第三個電動車工程碩士(MSc with distinction in Electrical Automotive Engineering)。目前開設電動車相關技術與各類電腦資訊教學課程(程式設計等),電動車專長領域為動力系統(Electric Drive)。 嗜好:英語閱讀、電動車、程式設計、顧問、教學、網球、小號、爵士鼓、吉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